青少年读书网 > 阅读 > 中国文学 > 盗墓笔记

卷四 云顶天宫 第十四章 双层壁画

作者:南派三叔 字数:11180 更新时间:2011/10/09

卷四 云顶天宫 第十四章 双层壁画

四周静的吓人,风灯给提到了岩壁的一边,加强照明,昏黄的灯光照在岩石上,给人一种古老神秘的感觉。

  壁画的颜色非常鲜艳,用了大量的鲜血一样的红色,在不定光源下,闪现出琉璃的光彩,好像是整块岩石正在渗出鲜血一般,掩藏在另一曾颜料下面的壁画能保存的这么好,真是不可思议。

  然而真正让我们惊讶的,却是壁画的内容,我很难用语言来形容上面画的是什么,壁画分为二个部分,分别记述了不同的事情,然而整合在一起,又看上去十分完整,可谓美伦美幻。

  华和尚看的眼睛发亮,自言自语道:“这应该是东夏万奴皇帝,和蒙古人之间的战争的场景,你看这个人,这个人应该就是万奴王本人,这很可能是传说中东夏灭国的那一场战争。”

  我对东夏的了解非常少,其他人显然也并不精通,都没有说话,听他继续说下去。

  他来回一边惊叹,一边看着上面图案指着壁画的一边,大量披带着犰皮和盔甲的士兵,说道:“这是万奴王的军队。”又指了指一边的骑兵,说道:“这是蒙古人的军队,你们看,人数远远多过东夏的军度一,这是一场压倒性的战争。”

  我看着他指的方向,看到了箭石纷飞的画面,胖子看了看,不知道觉得哪里奇怪,问道:“为什么东夏的军队,那些人的脸都像是娘们?”

  我看者也觉得奇怪,难道东夏人靠女人打仗吗?那不亡国就没天理了。华和尚说道:“不是,这是东夏壁画的一个特征,你看所以的人,都是非常清秀的,我在典故上也查到过一些奇怪的现象,似乎所以和东夏国打交道的人,都说,在东夏国,见不到老人,所有的人都很年轻。朝鲜人说,东真的人就连死的时候,也保持着年轻的容貌。”

  胖子皱着眉头,似乎想不通为什么会是这样,我感觉这可能和一些少数民族的习俗有关系,有些民族,老人是不能见客人的。我不以为意,和其他人又继续看下去。

  华和尚又指了指到壁画的第二部分,说道:“这一块就记载着战斗的情形。你们看,东夏人以一敌三,还是陆续个蒙古人射死,这场战斗最后变成了屠杀。”

  壁画上用了大量的红色表现战争的惨烈,代入感极强,我仿佛看东夏兵一批一批的倒在血泊里,蒙古的铁骑从他们的尸体上踏了过去,开始焚烧房屋和屠杀男人。

  壁画的第三部分。给压在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后面,我们无法移开,但是估计,也应该是这里内容的延续。

  此时我感觉到疑惑,打断他道:“不对啊,东夏这个国家,不是老早就给蒙古人灭了?我看资料说,他们才存在了七十多年,一直再打仗,如果说云顶天宫是他们造的,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么小一个国家,如何有能力建造这么大规模陵墓?”

  我这话一出,不少人都露出了赞同的神色,东夏是女真被灭国时期,在吉林和黑龙江一带突然出现的一个政权,我记忆里他的开国皇帝万奴王甚至没时间传位给下一代,就给蒙古人绕道朝鲜给灭了,那个时候蒙古正是极端强悍的时候,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壁画上的景象如果真是那一场决战,以蒙古人的性格,应该被灭的十分彻底才对。

  而那个时候女真各部之间的生产力还是十分低下的,没有大量劳动力,就算没灭国,也根本没可能建造如此巨大的陵墓。

  陈皮阿四所说的,云顶天宫里真的埋着东夏的皇帝,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他们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实力。

  更没有理由的是,如果按照在海底墓穴中我们看到的东西推断,这座传说中的陵墓是汪藏海建造的,那修建的朝代怎么样也应该是元末,那个时候,东夏国已经被灭了几百年了,哪里还会有东夏皇帝能用来下葬。

  我们都将目光投向陈皮阿四,说云顶天宫中葬的是东夏皇帝的是他,但是现在看来,似乎绝对没有这个可能。

  陈皮阿四知道我们在想什么,四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壁画,冷笑一声,然后看了华和尚一眼,说道:“既然他们不信,和尚,你就给他们说说。”

  华和尚答应了一声,转头对我们笑道:“我知道你们在怀疑什么,我敢说你们都想错了,你们看到的关于东夏的资料,大部分都是根据一些不完整的古书推断出来的,实际上东夏国留下的资料实在太少了,在国外,甚至不承认有这么一个国家存在过,所以你们现在所看到的信息,实际有多少是真实的,很难说。”

  胖子说道:“既然如此,你凭什么说你的资料就是对的。”

  华和尚道:”是这样,因为我们的资料更直接。”他从贴身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块白鹃部,在我们的面前展开,我一看,不由心里咯噔了一下。

  那竟然是那条拍卖会上的蛇眉铜鱼!

  怎么会在他们手上,不是说没人买吗?我皱起眉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既然没人买,鱼又在陈皮阿四手上,那难道说,陈皮阿四是这条鱼的出售者?

  我浑身颤动,竭力稳住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表现出太过于惊讶的表情来。但是心里已经乱成一团,无数的问题在脑海里炸了出来,一时间也不知道是感觉到恐惧还是兴奋,只觉得手脚的突然的凉好像失去了血液一样。

  华和尚并没有注意我的表情,继续道:“这种铜鱼,是龙的一种异型,是我们老爷子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我相信,他应该是一个知道东夏国内情的人制作的,奇特的是,他通过一种非常巧妙的手段,因此了一段绝密的信息在这条铜鱼的身上,你们看。”

  他将铜鱼放到风灯的一边,镏金的鱼鳞片反射出金色的光芒,在壁画上射出很多细细的光斑,华和尚转动鱼身。光斑便开始变化,渐渐的,竟然变成几个文字样式的斑点。

  “秘密就在这里,这条鱼的鳞片里,一共藏了四十七个女真字。”

  我心里啊了一声,心说竟然还有这种技巧,捏住我口袋里的另两条铜鱼,有的颤抖的问他:“是……是什么内容?”

  “因为这上面的资料并不完整,我还没全部破译出来。不过我能肯定做这条鱼的人,想把某些事情纪录下来,而又不想让别人发现,这里。记载了真实的东夏历史。”华和尚有点得意的说,“其实,早在我看到这个东西前,根据很多的蛛丝马迹,已经推断东夏国这个政权一直存在着,只不过他们退回了大山的深处,而且在几百年里不知道依靠什么,这个极度弱小饿政权,在一边极端强大的蒙古和一边虎视眈眈的高丽之间留存了下来。我研究过高丽志,直到明朝建立之前,还有采参人在这里的雪山看到过穿着奇服的人活动。我想应该就是东夏国残存的部分居民。”

  他又指了指铜鱼,说道“这里的零星记载,证明了我的想法,东夏国在与蒙古决战后,退到了吉林与朝鲜的边界,一直隐秘的存在了几百年,总共有过十四个皇帝,蒙古和高丽不止一次的想把这个小国灭了,但是却因为一个奇怪的理由,全部失败了。”

  “什么理由?”潘子问道:“和尚你讲话能不能痛快点?”

  华和尚耸了耸肩膀,“我不知道,那鱼上的资料不完全,肯定还有其他的东西记载了另外一些部分,不过根据我手上的这几个字,我敢说东夏国能够存在下来,可能有非常离奇的事情发生过,后面就没有了内容。我们一直想找,但是很遗憾,我们老爷子找了很多年,都没有找到其他的部分。”他顿了顿,又说:“你们知道不知道,这几个女真字的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

  我心说当然不知道,叶成接过去,问道:“什么?”

  华和尚看着我们,说道:“上面说,历代的万奴王,都不是人。”

  “不是人,那是什么?”胖子说道。

  华和尚把铜鱼收了起来,“上面说,他们都是一种地底下爬出来的怪物!”

  不是吧,我心里想,众人互相看了看,估计心里都有点毛起来,叶城问道:“那也不能这么说,会不会是说,皇帝是龙,而不是人这样的比喻?”

  “我原本以为他是指真龙天子这样的比喻,但是后来研究起来,我发现这些人应该只是想一些秘密记录下来,对东夏的历史记录的比较客观,所以应该不会用这么恭敬的语言,而且,如果是你说的那样,你想像一下,如果你给皇帝贺寿,你先一句,陛下,您真不是人,恐怕你第二句没出就给剐了。没人会这么写。”他什么的笑了笑:“而且,后面这一句,写的非常清楚,非常唐突,我一直很介怀,如果能拿到另外的部分,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也许就能破译出来。”

  胖子和闷油瓶都知道其实另外两条铜鱼在我手上,但是处于谨慎的关系,他们都没有出声,我抓紧口袋里的铜鱼,忽然觉得他们变的沉重起来。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不应该把这两条鱼拿出来,实际上这两条鱼对于我并没有意思,我并不会女真的文字,给我看我也看不懂,但是如果交给他们,我又感觉到十分的不妥当。

  潘子盯着壁画,自言自语,壁画上可能是万奴王的那个人,人模人样,似乎并不是怪物,胖子拍了拍他,对华和尚说道:“刀疤兄,我说你破译什么啊,咱们是实在人,别搞知识分子那一套,到时候棺材一开,是人是狗,一清二楚。”

  华和尚笑笑说道:“我的意思是,知己知彼,总是好一点的。”

  “不过,画这壁画的人干什么要把这些东西画在这里?”胖子问道:“不忘国仇家恨?”

  华和尚摇摇头,显然也不清楚,我想了想,说道:“有可能是想在这画好壁画后,将石头整块采下,或者干脆就是画来消磨时间的,你看这里这么暖和,可能当时的工匠利用这里来休息。”

  没人给我说服,华和尚开始拍摄这些东西,以留做资料。

  我们休息够了,精神逐渐恢复,开始轮流休息,陈皮阿四让他的人轮流出去在外面呆着,如果雪停了就爬进来叫我们,我们则开始轮流睡觉。

  我睡醒的时候,顺子也已经苏醒了过来,一个劲儿的给我们道歉,胖子都懒的理他,我拿了东西给他吃,让他好好休息,我还得靠他继续上去。

  在里面没有日月轮替,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大概是两到三天的样子,雪终于停了,我们陆续怕出了这条裂缝,外面已经放晴,到处是一片广翱的白色世界。

  整顿装备,发现我们这几天吃掉了太多的东西,估计没有补给,不到我们要到的地方,就会断粮。问顺子有没有办法,他说雪线之上真的没什么办法,要不就回去在回来,要不分配食物,尽量少吃一点。

  在缝隙里,陈皮阿四教了我们很多在雪山上的小技巧,比如说把卫生巾当成鞋垫,可以吸收脚汗,脚保持干燥,全身就会暖和,我们按他的方法,确实不错,不过我自己又觉得很别扭,想到如果进入古墓只中,将这些东西丢弃,若干年后考古队发现,看到棺材边上有这种东西是什么表情。

  我们用绳索爬上滚下来的陡坡,地面上有不少新印的马蹄印子,胖子蹲下看了看,说道:“那阿宁那帮人看来超过我们了,跑到我们前面去了。”

  我们二话不说,戴上护目镜,马上起程赶路。两个小时后,我们在一个山坡上,看到了阿宁的队伍。他们显然也遭到了非常大的损失,三十个人只剩下二十来个,马也只有一半数量,其中还是没有看到三叔的影子。

  我们不动声色潜伏起来,观察他们。我看到阿宁正在用望远镜凝视一个方向,也想她那个方向看去,忽然眼皮一跳。

  只见远处的不知道是雪气还是云雾中,一座雪封的大山巍然而立,与其他山脉连成一体,又显的非常的突兀,那正是我在海底墓中,看到的那一座山峰。他的形状,几乎和影画中的如出一辙。

  “就是这里了”我心里暗道,指着那山,转头问顺子道:“那里是什么山?要怎么样才能过去?”

  顺子手搭凉棚,看了看,变色道:“原来你们要去那里?!那里不能去的!”

  “为什么?”我奇怪道,心说你不是说这八百里雪山,你每一座都上的去吗?怎么这一座又不能去了?

  顺子解释道:“那座山叫三圣山,这山只有非常小的一部分在我们这一边,雪线以上到那一边,都在朝鲜的边境里,我们进不去。”

  胖子愣了一下,问道“我靠!不会吧!三圣山,难道就是当年彭总司令抗美援朝的时候,志愿军后勤部队建设战后生命线时候翻的第一座雪山?”

  顺子点头道:“对,就是那山,海拔3400多米,翻过这山,就是朝鲜的丘陵地带。”

  我一听,就心说坏了。

  三圣山这个地方,当过兵的或对近代中国历史感兴趣的都知道,天下最难过的三条边境线,一条是印度和巴基斯坦,一条是以色列和黎巴嫩,还有一条,就是三圣山的这一条只有14公里长的边防线。

  这里的边防形势非常复杂,因为他是中国与朝鲜的老边界,雪线以上就是朝鲜国境,抗美援朝的时候为了快速运输战略物资进朝鲜,山上修了很多的临时战略通道和地下工事,中国的坦克和运兵车可以在二十个小时内排兵两个加强师进入朝鲜。这在当时没什么事情,因为朝鲜与中国的关系非常好,但是八几年的时候,我们和朝鲜的关系也一度僵化,那时候这山就成了中国人和朝鲜人的心腹大患,几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那里就设了很多岗哨。几个山口都拉着十几公里的铁丝网,这在当时都是轰动世界的新闻。

  现在我们的食物储备,不允许我们从边上海拔非常高的那几段边境绕过去,那唯一能赶上进度的办法,就是走直线从三圣山口直接过中朝边境然后进入雪顶。

  那我们的麻烦,就不是什么玄之又玄的奇淫巧术和粽子,而是非常实在的81式自动步枪的子弹和少则排多则连的正规军。

  其他几个人或多或少的也知道三圣山的情况。我们交换了一下眼色,用方言合计着下步怎么办?潘子道:“你别急,边境上偷偷过境的路肯定有,在这里当过兵的顺子肯定知道,我们可以说服他带我们过去。”

  可是我们一问顺子,他就坚决地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没可能,那边能上山的道路就这么几条,全部都是高岗。上面十米一个探照灯,从山脚上就全是军事禁区,别说过境,你要靠近我们自已那边的哨子都不可能。我服役当时接到的命令,看到任何陌生人进入视野,马上就会朝天开一枪警告你,如果你还不退,第二枪就直接击毙,不带一点理由的。”

  胖子问:“那咱们买点水果带上去,装成老百姓来慰问行不行?”

  顺子道:“老板你也太会说笑话了。当然不行,一来这不是能混水摸鱼的地方,二来这里哪里去找水果,冰天雪地,我们提着水果到长白山的雪线以上,比空手还可疑,你这不是找死吗?”

  胖子啧了一声,说道:“那怎么办?这条破线就打死过不去了?我就不信。马其顿防线都给突破了,这还能有马其顿防线强?”

  顺子以为胖子是开玩笑,大笑道:“边哨没什么重武器,你要是开坦克撞过去,那是绝对没问题,问题是咱们几个是血肉之躯体啊,捱不住子弹啊,而且我凭良心说,咱们是时候回去了,东西也吃的差不多了,再过去,后几天就得饿肚子爬山了。”

  我看了陈皮阿四和闷油瓶一眼,他们两个却完全不参与我们的讨论,只是看着远处的雪山,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因为我们完全没有偷渡的经验,商量来商量去,一下子谁也拿不出个办法来,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一边的叶成叫了我们一声。

  我们停止说话,往山下一看,发现阿宁的马队又开始移动了,向前面移动过去,你们的目标毫无疑问就是那三圣山的方向,很多的物资从马上卸了下来,随意丢弃在雪地里,大概是为了减重加快行动速度。

  “奇怪了,这些家伙不知道前面是边境线吗?他们的向导吃什么的?背着这么多武器过去,不是给人家练实弹射击吗?”顺子奇怪的说。

  “会不会他们的导游知道可以偷渡过境的路?”我问道:“咱们知道他们公司的习惯,肯定有当地的向导,而且也许不止一个,不可能会蛮走冲关的。”

  顺子摇了摇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我当了三年兵,算是老资格了,几条巡逻线天天都走,那条边境绝对没有漏洞,因为本身就不长,我看他们是想从前面的山口,绕到其他山上,然后绕过那段边境线,在朝鲜境内再转向三圣山。”

  “那怎么办?要不要跟上他们?”叶成转头问陈皮阿四。

  陈皮阿四摇了摇头,也不说话,指了指另一边,三圣山边上的一座山,问顺子,“那是什么山?”

  顺子拿起望远镜看了看,道:“那是小圣山,那一座山是在我国境内的,三圣山和小圣山,加上还有那一边的大圣山,通称五圣。”

  陈皮阿四露出一个非常古怪的表情,轻声道:“那带我们上这小圣山。”

  话音一落,所有人都一愣,都不知道这老头子想干什么,华和尚马上提醒道:“老爷子,到那里去,太浪费时间,咱们没食物能维持这么久了。”

  陈皮阿四指了指一边连绵的山脉,道:“这里是一条罕见的三头龙,这三座山都是龙头,非常适合群葬。如果这天宫是在中间的三圣山的悬崖峭壁上,那边上的两个小龙头,应该会有皇后或者近丞的陪葬陵,三头龙的格局非常奇特,三个头必须连通。不然三龙各飞其天,龙就没有方向,会乱成一团,葬在这里的子孙就会兄弟残杀,所以这几个陪葬陵肯定得和主墓相通。”

  历史上有很多三头龙的古墓。比如说87年发掘的邙山的战国??连葬,就是三个有关系的古墓分列同一条山脉的三个山头,三个古墓本来都有大概半米直径的甬道相连,但是当时发觉的时候,这些甬道都已经坍塌了。

  “那您的意思是——?”华和尚道:“是不是我们们从小圣山走?如果那里有陪葬陵墓,然后由那里的陵墓从地下进入天宫的地宫,可以免去不少麻烦,如果没有,咱们就折回去再来?”

  陈皮阿四点了一下头,看了一眼闷油瓶,问他道:“是吧?”

  闷油瓶破天荒的对另人问话产生了反应,回头看了一眼陈皮阿四,不过什么也没说,又转回头去继续看远处的雪山。

  我从来没有听到关于三头龙的事情,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胖子也没大没小,拍了陈皮阿四一下,说道:“老爷子,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那咱们就别磨蹭了,出发吧!”

  我们马上收拾装备。再次起程,向着阿宁他们离开的另外一个方向开始前进。

  下到山下阿宁他们呆过的地方的时候,我们看到他们废弃的行李很多都给翻掠过了,里面一点食物都没留下。

  胖子甚至还找到了几把抢,但是里面子弹都给退干净带走了。胖子好着这枪,背起一把就想带着走,被顺子拦住了,说你背着枪,在这里碰到边防军你就不好说话,如果没枪,给查到他能帮我们混过去。

  小圣山是矮山,海拔不高,比起三圣山离我们近多了,不过因为风雪的关系,地上的积雪太厚太软,我们走的也不是很快,长白山走到这里已经根本就是没有什么固定的路线,我们眼力看到的,就是满无天际的雪,和难得看见的裸岩和冰锥。

  这里比起昆仑山的冰川来说,其实已经好了很多,没有那种有裂隙地巨大冰盖,但是这里的山连贯性不好,峭壁太多,经常一走就是前面没路了,万丈悬崖,得从边上绕或者趴着悬崖过去,华和尚说这是因为长白山是火山体的缘故。

  我们边走边看,走走停停,刚开始还有人说话,不久舌头就不行了,到了后来几乎就是喘大气的声音,整个世界安静的似乎已经没有了生命。

  这样一直走,看上去几个小时就到的直线距离,我们居然几乎是第二天下午才到,又花了三个小时才上了小圣山的冰盖。

  因为没有冰峭壁,所以还算顺利,我们小心翼翼用冰锥子一点一点的上去,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是使用了很多冰锥钉,才上到雪顶。

  站在雪顶上看远处,三圣山比昨天近了很多很多,从一边看去,圣山的顶上覆盖着皑皑的白雪,整个巨大犹如怪兽的山体巍峨而立,白顶黑岩,显得比四周其他的山峰更加的陡峭,一股奇怪的淡蓝色雾气笼罩着整个山体,仙气飘渺,景色非常的震撼人心。

  陈皮阿四拿出指北针,看着太阳开始四处转动,他们这样的人,紫薇星斗,罗盘罗列都在心中,所以他只是转了两下,就说道:“到了,就是这里。”

  说话的同时,陈皮阿四就对一直不太说话的郎风使了一个眼色,后者走到顺子背后,拿起登山镐的柄往他后脑袋上一砸,一下子把他砸晕了过去。

  我们回来还得靠他,如果让他知道太多,最后可能得杀他灭口,陈皮阿四将他敲昏,还算是给了他的面子。

  胖子嘴巴里哈着白气,插出折叠铲,用力一敲底下的雪,挖了两把,一下子两边的雪就陷进挖出来的坑里了,他骂了一声:“他娘的太软了,盗洞做不起来。”

  华和尚抓起一把雪捏了几下,道:“这雪不够粘,这里的雪都千年的雪,上面的松的像沙子一样,但是下面的冻土就硬的和钢一样,就算能挖下去,估计也挖不到岩面。”

  胖子道:“挖个炮眼,给他来一下,我们在山顶,不怕雪崩,咱们把雪沙给炸了,把冻土露出来,硬一点也能挖对吧?”

  我马上道:“不行,你这一下子,肯定很把两边的边防都引过来。而且每一次下雪形成的雪层,中间都有间隙的,你震,整片的雪层都会滑下来,咱们就一起滚下去了。”

  华和尚叫我别担心这么多,咱们的爆破方法和其他人不同,说话间郎风和叶成已经取出洛阳铲,开始拧上罗纹钢管。

  他们在雪地上打了几个探洞,然后往里面深深的埋进去几个低威力雷管,这种雷管是他们专门调制的,威力大概只有十个炮仗的大小,是用来钻孔来破坏古墓的封石的,他们按照自已的经验,只要几个很小威力的雷管,就能炸出一个能容纳人通过的洞。

  雷管安置以后,所有人都找到裸岩站上去,以防等一下连锁反映把我们一起裹下去。

  我原本以为雷管爆炸的声音会很大,至少得翻起一声雪浪,没想到叶成一按起爆器,我根本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就看到平整的雪面一下子开裂了,然后雪片形成连锁反应,大片大片的雪片开始像瀑布一样向坡下倾斜下去。

  不过这样的倾泻并没有持续多远,滚下去的雪片就停止了,地面上出出一个雪坑。

  我们小心翼翼的爬下去,胖子用铲子扒开底下的雪,底下却不是什么冻土,而是一整块巨大的冰盖。

  这里怎么会有冰盖,我觉得非常奇怪,一般只有南北极才有可能形成这种完全冰化的地带。


  • 书页
    返回书页
  • 目录
    目录
  • 设置
    设置
  • 夜间
  • 日间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 宋体
  • 黑体
  • 微软雅黑
  • 楷体
文字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
  • 640
  • 800
  • 960
  • 128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