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造青少年健康网络环境!
青少年读书网
设为首页 收藏青少年读书网 会员登录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投稿 匿名投稿 留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中心 匿名投稿 会员投稿 网站留言
| 阅读首页 | 古典文学 | 中国文学 | 外国名著 | 寓言童话 | 武侠小说 | 百家讲坛 | 中外名人 | 故 事 会 | 散  文 | 诗  歌 | 美文欣赏 | 名言警句 |
| 小 小 说 | 幽默笑话 | 礼仪知识 | 民俗风情 | 谜语大全 | 百科知识 | 教育成才 | 中国相声 | 学校管理 | 期刊杂志 | 学生频道 | 其它阅读 | 学生主页 |
 您现在的位置: 青少年读书网 >> 个人主页 >> 社会人文小说 >> 相思骨 >> 正文 将本页加入收藏夹
相思骨
作者:黑岩月下小溪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3/28


    【目 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本命阵盘

    夜晚,鬼界的天空又是一层蒙蒙的白雾,看上去诡异无比。

    我盘膝坐在窗前,面前放着三生窟内带出的一块块灵石。十绝帝君的库藏中,绝大多数种类灵石都有,而缺少的便是空灵石。圣灵石以及血灵石和雷灵石,而我要李若冰和宫越找的便是这四种灵石。

    此刻,我面前放着近百块灵石,绝大多数是没有属性的天灵石,至于金木水火土的五行灵石其中各有一两块,不过风灵石只有小小的一块。

    “一块这么小的,够用吗?”我看着手里,只有玻璃弹珠大小的风灵石,轻轻皱起眉头。不过此刻我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首先要慢慢祭炼出阵盘,然后利用目前拥有的属性灵石,将一元阵法的阵眼布好,从而激活一元阵纹。

    根据十绝篇的介绍,阵法根据阵眼以及阵纹的不同,一共分为十个等级,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乃至十绝。

    不过,这只是阵法最基本的分类,而阵法真正的威力,却并不是以这十个等级来分的。这十个等级。只能说明阵法的复杂程度,等级越高的阵法,便是越难以破解。

    而根据阵法真正的威力和稀有程度,每一个等级的阵法又分为四个等级,法阵。道阵,古阵,仙阵,天阵。

    一般的阵法只能算是法阵,比如十绝篇中起初的十个基础一元阵法当中,五行阵法便是法阵,而风雷毒阵法却是道阵范畴,至于时间和空间的阵法却属于古阵的级别。

    我将风灵石轻轻放下,随后拿起两颗天灵石放在手中,闭上眼运转法门吸收着天灵石中的天地元气。一丝丝温柔的能量不断从我的双手之间流入体内,我利用神识控制着天灵石不断在丹田之中汇聚。本身修士的天地元气都是汇聚在丹田之中,而我经过前面血池之水的吸力。丹田内已经蕴含了天地元气早已一片汪洋,比起寻常地道境下品的修士的天地元气要浓郁数十倍。土农节扛。

    此刻,我利用心神控制着天地元气的汪洋不断旋转,根绝十绝帝君所传授的法门,我需要将自身丹田内的天地元气完结凝结成一枚本命阵盘,随后在本命阵盘上利用属性灵石落下阵眼,随后激活阵纹。

    根据十绝帝君传给我的一丝法门,我也从哪些一丝片面的神魂记忆里直到了十绝帝君的来历。十绝帝君所谓的十绝天其实是宇宙中的某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天域被十绝天阵所笼罩,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夜观星象,随后凝聚本命阵盘,激活阵纹变成阵师。

    而正常阵师一般凝聚阵盘激活的阵纹只有一个属性,而十绝帝君偶尔得到了天衍书,衍化星辰走向,看见了整座天域十绝天阵的阵纹,从而凝聚了十绝天阵的阵盘。激活了十道阵纹。这也是为何十绝帝君先要把天衍书和十绝天阵的基础知识放出来,然后等待有缘人的出现原因。

    我见过了整座十绝天阵的衍化过程,也拥有了凝聚十绝天阵本命阵盘的机会,从而可以成为十绝帝君那个非凡世界的一名阵师。

    丹田之中的天地元气不断回旋,很快形成了一道漩涡,而我感觉手中的天灵石在不断被吸收,个头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不见。

    我不敢睁开双眼,直接伸手又抓向了身旁的几块天灵石。根据十绝帝君所传授的法门,此刻天地元气根本不可以断,丹田会不断得贪婪吸收,直到凝聚出本命阵盘。

    一颗,两颗,三颗……丹田里的天地元气不断旋转,如同一个黑洞,将周围的一切都吞噬了,而我身边的天灵石一颗颗不断减少,我心中也越发紧张起来。根据十绝帝君的说法,当初他在十绝天的时候,天灵石也仅仅有了六块便已经勉强凝聚出了阵盘,可是我现在用了至少二十块了,却依旧没有凝聚本命阵盘的迹象。

    不能停!

    我慢慢摸索着,将最后极快天灵石放在了手中,吸收着里面最纯净的天地元气。其中一块天灵石足有拳头大小,抵上了普通天灵石的七八倍。

    天灵石在手中飞速得转化为天地元气,很快就转变成了一道轻薄的玉石。而此刻,丹田之中的天地元气终于减缓了速度,却依旧慢慢吸收着手中的天灵石。

    天灵石消逝了,我只能闭着眼睛等待着,此刻丹田里的天地元气依旧在旋转着,根本不受我控制。漩涡不断吞噬着我身体肌肉里所蕴含的天地元气,我感觉自己身体皮肤越来越紧。

    漩涡在吞噬我身体力的元气,连同精血也在吞噬?

    我心中惊骇无比,却丝毫动弹不得,而就在我满心恐惧之时,身后却突然多了一道灼热的暖流,一股天地元气不断得输送到我的体内。

    “圣女,撑住!”李若冰的声音在我后面响起。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感觉这漩涡的边缘慢慢实质化,直到不断向中间凝结,本命阵盘隐约便是要成功了。李若冰及时赶到,我身体总算强行撑住了最后一关,而当我看着本命阵盘中间完全凝结,丹田里的天地元气转变为一个纯白色的玉盘之后,整个人也一阵虚脱,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迷糊中,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飘,似乎又飘回了那座峰顶,我感受着呼啸的风声,慌忙回头睁开了眼睛,只见身后站着一名中年男子,正是十绝帝君。

    “九死一生,你终于成功了。”十绝帝君看着我,声音平静开口道:“当初我凝聚阵盘之时,也是如你这般,差点死于非命,如若不是我父亲在场,及时给我输送灵气,恐怕我也会身体枯竭而死。”

    我瞪大了眼睛,惊声道:“你知道会出现那种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和不告诉你又有何区别?”十绝帝君看着我缓声道:“修炼一途,寻求长生,本就是与天夺命,与天斗法。这条路,本就是九死一生,只有逆天而行才能成就天道。难道我告诉你,你会放弃追求天道?”

    我呢喃道:“我不会放弃,我不是为了追求天道,我是为了追求力量,让一个人认同我。”

    “不管你追求什么,既然你不会放弃,我告诉还是不告诉你,又有何区别?”十绝帝君平静回答,又对我道:“好了,我的神魂能量已经不多了。本来你成功也是五五之数,既然已经成功了,我最后再指点你几句。我留给你的十绝篇中,只是最基本的法阵,但是要完成最终的本命阵盘,成就十绝天阵你必须寻找强大的阵法去衍化去破解,然后将阵法的阵纹篆刻在你的本命阵盘上,直到最后,你篆刻的阵法越是强大,你的十绝天阵便越会强大,否则如若你的阵法只是普通的阵法,就算完成十绝天阵,成就帝君之位,最终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帝君而已。”

    追求强大的阵法衍化和破解?看来自己的路子还很长。

    我微微点头,恭敬道:“弟子明白了!”

    “哈哈。好,没想到我唯一的一名弟子居然是始源之地的一名女子。”十绝帝君轻笑着,抬手一点,又是一段信息传到了我识海之中对我道:“这是一份地图,等你可以离开始源之地的时候,根据这份地图去寻找出路,或许有一天,我们还会相见。最后再提醒你一句,本命阵盘的根基一定要平衡,不过贪图便利,只走一途。”

    阵盘根基要平衡?

    我隐约明白了十绝帝君的意思,十个一元阵盘之中,各有妙用,特别是时间和空间的阵盘,对一个人的修炼帮助很大,如若我只是着重发展这两个阵法,自然也会很快一飞冲天,只是阵盘却失去了平衡,根基不稳,将来十绝天阵恐怕也会出现破绽。

    呼!

    十绝帝君消失了,我再次归于混沌之中。而当我耗尽所有力气睁开眼的时候,才看见李若冰正坐在我床前喂着我清水。

    “圣女,你走火入魔了,身体现在弱得狠,需要休养一段时日。”李若冰轻声开口道。

第一百二十二章 打一巴掌,再给脸面

    走火入魔?

    我感受着身体内的本命阵盘,明明是自己被本命阵盘吸收精血给耗干了。

    “我昏迷多久了?”我轻抿湿润的嘴唇,对李若冰问道。

    李若冰轻声回应道:“圣女,当日你闭门修炼,就前后修炼了三天。我进来之后,给你输入元气也用了一天。后来你又昏迷了四天。这前后已经八天了。圣女,你在修炼什么法门?怎么好好得走火入魔了?好像不是巫蛊之术,难道是天衍门的秘术?”

    修炼了三天,再加上李若冰输入元气一天,我这前前后后加起来四天才凝聚阵盘,还差点因为元气不够而枯竭而死。不过十绝帝君说得也对,修行之路本就是逆天而为,就算九死一生,为了强大自身,我也得试试。再则,这也不算就死一生,只是需要充足的元气而已。

    “算是吧!”我微微点头,苦涩笑道:“这次也幸好你及时进来,否则我恐怕会出大事了。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李若冰听我提到外面,想起什么应声道:“丰都鬼城外依旧聚集了不少人,就连鬼城里的鬼似乎也有了蠢蠢欲动的迹象。不过鬼得到的消息慢些,却还没什么厉害的角色。对了,还有主人派人传话和一个名为白羽的鬼使已经传话来他们已经到了丰都鬼城。不过,这都是四天前的事了。”

    林南和白羽应该是跟着我后面就到丰都鬼城了,因为配齐解药需要时间,所以一时间也没人打扰我。

    “若冰,我需要的药材配齐了吧?”我见李若冰点头,便又开口道:“派人跟白羽鬼使说,解药已经配全,不过我现在身体不适,需要休息两天才能帮他妹妹解毒。还有跟那里说,我身体好了,便会过去一趟。”

    李若冰点头回应。又开口道:“药材全了。不过几种灵石不好找。宫越姑娘回话说,空灵石和圣灵石她需要时间。不过雷灵石和血灵石她那里暂时也没有!”

    雷灵石和血灵石!

    这两颗灵石居然暂时没有,看来要祭炼一个完整的十绝阵盘,还是需要费一些周折。不过少了这两种灵石却也不是用不了阵盘,只是暂时无法将一元阵盘祭炼成两仪阵盘,进阶两仪阵师而已。

    我身体虽然虚弱。但是修炼却也不成问题。李若冰离开之后,我拿起一旁桌上的五行灵石和风灵石,想了想便将风灵石放入了掌心,开始盘膝祭炼起来。土长爪扛。

    运转天地元气法门,指甲大小的风灵石在我手中转化丝丝属性元力,我只感觉一股元气如同狂风进入我的体内。疯狂肆虐起来。

    五行外的属性灵石,本身要比天地五行元素格外强大,特别是一元疾风阵本身便是远古阵盘,威力也比五行法阵大得多,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第一个祭炼风灵石的原因。

    我利用神识强制控制的风元气,将其不断压缩,凝聚在了本命阵盘之上。其实本命阵盘便是以自身为阵盘,在自身元气之上落下阵眼刻下阵纹,只要远转元气激活体内阵眼,大阵便会瞬间施展,将自身周围天所笼罩,敌人也自然进入了大阵之中。

    风属性元气不断汇聚,慢慢得落在我的本命阵盘的一角。最终缓缓又凝结成了风灵石的模样。

    “阵眼算是布下了,下面便是篆刻阵纹。”我缓缓睁开眼睛,回忆这一元疾风阵的阵纹,将所有的在脑袋里过了一遍之后,我才再次闭上眼睛,在本命阵盘的风灵石上慢慢得引出一道风元气,在本命阵盘的一脚上缓缓可以使刻画一道道阵纹。

    一元阵纹需要一个阵眼,法阵阵纹需要九道,而古阵阵纹却是十八道。我小心翼翼得引导着元气,却是丝毫不敢有差错。在本命阵盘上篆刻阵纹不比修炼,修炼法印可以一次次冲破,而阵纹篆刻偏离,必须炼化掉那道阵纹重新克制,在炼化之时便会有刮骨之痛。

    十八道阵纹,我丝毫不敢大意,慢慢得一步步引导风元气篆刻着,直到最后一步篆刻完成,阵法之上忽然出现一股疾风之力,我的心才一下子松了下来。

    疾风之力!

    我感受着本命阵盘上的风灵石力量,睁开眼睛,只是张开手掌,随后远转一元疾风阵,顿时一股疾风之力随着我的神识冲体而出,掌心之上一道小小的龙卷风旋转而起,就连房间里的烛火也跟着摆动起来。

    “这是现在属于我一种最神秘的力量,疾风之力,根据十绝帝君留下的十绝篇所说,掌控疾风之力,可以改变自身周围的气流,甚至练习身法秘术也会事半功倍,甚至效果也比秘术本身增强许多。”我喜气得看着手掌心的疾风之力,感觉别说学习身法秘术了,就是眼前手掌中这一道疾风之力如果击中人,恐怕也抵得上半步先天的全力一击了。

    疾!

    我眼神轻动,随手就将掌心疾风之力打向了地面。疾风之力转化为如同利刃一般,无声无息疾射而出,地面的石板咔嚓一声,从中间裂开了一道缝隙,而风刃的威力不减,一直深入地面一米多才完全消散。

    一元疾风阵完成,剩下的便是五行阵法。

    五行阵法虽然不是古阵,但是五行阵法相生相克,自成一体,同时也是本命阵盘根源。恐怕这也是为什么十绝帝君选择的只是普通五行阵法作为本命阵盘的一元基础阵法原因。

    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同时运转起来互相照应,比起古阵更具威力。我将五名属性灵石分别放在面前,一一祭炼,落下阵眼,篆刻阵纹,最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五道阵法的阵纹才一一篆刻而成。当最后一道一元木行阵阵纹篆刻而成,阵法激活的那一刻,五道一元阵法顿时形成了一股极为玄妙的联系,我体内的天地元气似乎也多了一种源源不断的气息。

    哒!

    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我收起一元火行阵激发出来的火焰,便对外面应了一声。

    李若冰轻步走进来,带着笑意,当其看见中间坏了的一块石板时:“圣女,这石板本身可以承受地道境修士的全力一踏,没想到被你给直接从中间切了,想来圣女修炼有成了。幸好这两天我在外面拦着,没让别人打扰你。”

    “恩。暂时告一段落了,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我对李若冰笑着,慢慢撑起身子下床,虽然头脑还有种眩晕的感觉,不过因为体内天地元气的支撑,倒也无碍。这时候我隐约发现,我身上的天地元气似乎已经达到了地道境上品的标准,这一段时间修炼,连天地元气也跟随着无数灵石的摄入,便得越来越强了。

    李若冰扶着我,也感受到了我境界的提升,脸上笑道:“看来圣女这些天体内的血池之水力量也被激发出来不少。圣女,外面的白羽这两天一直派人传话来,如若这里不是丰都鬼城,对鬼使一类的厉鬼有规矩,恐怕他会直接冲进来了。”

    “冲过来?”我轻哼了一声。

    其实要说羽妖中毒的事,本身就是她先对我不利,才中了天香镇魂散的毒。前面因为严老鬼的面子,以及自身实力的问题,我倒是也不好和他们争执,此刻我已经祭炼六道阵纹,境界也已经提升至了地道境上品,就算白羽一时半会也奈何不了我,如果他们再如此不给脸面,到时候也别怪我耍横。

    我喝着茶水,催李若冰道:“准备一下吧,我们先去,然后再去见白羽!”

    “现在就见?”李若冰诧异得看向我。

    我微微点头,轻笑道:“那里没事。白羽身为鬼使他在丰都鬼城也不好动手,如果他身边人敢动手,就别怪我不客气。经过这一次,我总算明白了,有时候面对有些人,不能直接给他脸面,至少需要打一巴掌之后,再给他脸面。”

    李若冰愣愣得看着我,轻叹一口气笑道:“幸好当初我遇见的圣女没有现在的脾性,否则我当日恐怕也会受不少苦头。”

    我知道李若冰是说我变了,可是我却也没办法不变。如果还在人间界,如果我还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子,只是空度几十年之后生老病死,或许此刻我见到外人也是本本分分,尽量礼貌,不得罪人。可是修士的世界,弱肉强食,就算你不得罪人,别人也会对付你,面对那些主动对自己下手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先下手,给对方一巴掌,让对方畏惧你。

    房间里,李若冰帮我穿上了天巫圣女镶嵌着黑色花纹的白色长袍,我缓缓得戴上天巫圣女的金色面具,告诫自己,从今天开始,我便是人间界足以让任何人畏惧的天巫圣女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 掌嘴

    白记裁缝铺外,黑白商会安排的一定黑色大轿停留在那里,几名冤鬼静静得等待着。在鬼界之中,除了没有现代化的设备之外,生存结构和人间界并没有什么不同。

    在这里,同样有最普通的冤鬼生存着。他们赶着普通人一样的工作,为了得到一丝修炼资源也会付出自己的劳动。

    我坐入娇中,娇子平稳抬起,却是没走两步,便又停下了。

    “这位姑娘,我们是白羽鬼使大人的手下,鬼使大人在九泉客栈等候您多日了,还请您跟我们走一趟。”一个男子的声音在娇子外面响起,显然是其阻挡住了娇子的行进。

    李若冰在外面,带着一丝娇媚轻声回道:“对不起,这位鬼卒大人,请转告你们鬼使大人,我们去玩便会去九泉客栈见鬼使大人!”

    哼!

    一声略显冷傲的轻哼声响起!

    前面那名鬼卒说得还算恭敬,可是听到李若冰的回应之后,却是冷哼一声道:“小娘们,少在老子面前卖骚。我们家大人说了,让我们以礼相待请姑娘过去。如若姑娘不愿意,大人也说了,就算是绑着也得将姑娘绑过去。我知道姑娘手下身手不错,不过这丰都鬼城终究是我们鬼界的地盘,还没有我们鬼卒请不到的鬼和人。”

    对方是打算先礼后兵,请不到我自然会绑着我去。

    “我们圣女说了,先要去,还请鬼卒大人不要阻拦!”李若冰说话也冷漠了几分,少了先前的娇媚语气。

    呛!

    我坐在娇子里听到了外面拔剑的声音,便轻轻掀开一丝门帘对李若冰冷声道:“若冰,既然他们那么想我们去,那我们就先去九泉客栈。你也派人去一下主人,就算我去过九泉客栈之后便会去。”

    “明白了,圣女。”李若冰应声,随即吩咐了一旁跟随的黑白商会工作人员。

    娇子再次抬起,向前面走着。

    鬼卒的马蹄声在外面响起,先前那名开口的鬼卒走在前面自傲得声音传进轿子内道:“还是天巫圣女懂得点规矩。我们大人不仅是十八地狱关第六关的鬼使大人。同时是都市王大人最看重的义子之一。而且我们大人还是羽衣族族长三公子,同时也是羽衣族未来族长的继承者之一,凭借这两个身份,别说你一个什么外界的天巫圣女了,就算你是鬼界的鬼王也得礼让三分。”

    “原来白羽大人还有如此贵重额身份。”我听了口中轻哼笑道。

    前面的马蹄声慢慢缓了几步,我只见一旁的轿子窗帘的门帘被人用剑鞘挑起。一个穿着黑色盔甲的鬼卒,坐在马上只是瞟了一眼轿子内的我,冷声道:“我告诉你白羽大人的身份不是为了吓唬你,我只是提醒你几句,一会见到白羽大人和羽妖小姐恭敬点,否则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到时候离不开鬼界,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带着金色面具,看着外面一脸傲气的鬼卒,轻笑点头道:“那看来,我还要谢谢鬼卒大人了?”

    “好自为之!”鬼卒见我带着面具,也看不到什么,便一收剑鞘冷哼一声上前对轿夫喝道:“给我快点。白羽大人在九泉客栈等着呢,让大人等急了就把你们送到地狱关去扒皮抽筋!”

    几名冤鬼轿夫听闻,慌忙脚步加快了几分,娇子也显得颠簸了起来。

    九泉客栈位于丰都鬼城西侧的一处山坡上,客栈极大,前面也听闻李若冰他们说过,那里一般只有鬼界略有身份的人才去入住,至于人类和妖族却是很少。

    冤鬼脚步加快了脚步,很快便将我送到了九泉客栈的外面。

    “到了!下娇吧!”前面的鬼卒冷喝了一声,其见到冤鬼拉开门帘之后,又冷声对我道:“小娘们,别忘了我提醒你的话。白羽大人身份尊贵,一会见到恭敬点。”土私反弟。

    身份尊贵!

    恐怕这家伙还不知道我在阴山脚下就和白羽交过手了,否则恐怕他也不会在此大放厥词。不过想来白羽也是交代他不要给我面子,否则他也不会如此肆无忌惮得讨好主人。

    我轻步下了娇子,看着眼前偌大的客栈,里面黑压压的一片,一丝灯光都没有,就连客栈的大门也是紧闭着的。不过我可以感觉到,里面的鬼怪却并不少,至少有二三十个在里面。

    吱呀!

    就在我一步踏前的时候,客栈的大门开了。

    客栈的大厅里亮起了一点烛光,白羽一身白衣坐在其中,而其身旁还坐着一名看似有几分柔弱的女子,自然便是羽衣族的羽妖。

    而两鬼身后,有鬼卒,也有羽衣族的鬼,至于两侧桌旁同样坐了十几个厉鬼,甚至还有鬼王的气息。

    “你来了!”白羽坐在太师椅上看着我,轻品茶水,声音显得极为平淡。

    身后鬼卒冷哼一声道:“在鬼界见到鬼使大人,还不行礼?”

    行礼?

    我回头冷冷得瞥了他一眼。

    “行礼就不用了。”白羽放下茶杯,看着我语气随意道:“李晓茹,看在秦瑜明和泰山牛的面子上,我今天并不打算为难你。你帮羽妖把身上的毒解了,我们之间的事就算结了。”

    羽妖在一旁看着我,眼神带着一丝怨毒道:“美人?还不给我解毒?你可不知道,这些日子我想你可都快想疯了。”

    想疯了?

    我一步步走到羽妖面前,轻笑回道:“你一个女鬼,想我做什么?”

    “你说呢?那天晚上,我可是感觉到你身体里的渴望。我在鬼界出生这么久,还真没尝过一个人类女子的身体。如果真吞了你,我一定将我们的女儿好好培养,等她长大之后,我或许还会将你的容貌画给她,并且告诉她你是一个人类。”羽妖本来气息还显得有些微弱,此刻却是眼神灼热得看着我,甚至伸手想要抓住我的胳膊。

    周围的厉鬼包括白羽听到羽妖的话语,也都发出了一丝丝轻笑。显然在他们眼中,我只是一个等待宰割的羔羊。至于白羽刚才的话,根本就是放屁,他和我的事算结了,那羽妖呢?如果事情解决之后真那么容易放我走,恐怕在场也不会有如此多的厉鬼了。

    啪!

    而就在她微微站起身子的那一刻,我果断得反手一巴掌抽了过去。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羽妖瞬间被我抽回了桌上。在场本来议论纷纷的厉鬼瞬间惊站而起。

    “贱人!你找死!”羽妖被我一巴掌抽蒙了,白羽却是瞬间站起了身子,伸手就抓向了我。

    我看着白羽出手,脚下一点,在疾风之力的作用下,瞬间化作一丝残影退后了几步。李若冰也同时一步挡在了我面前,我冷声道:“怎么,不想解毒了吗?”

    虽然我还没学身法秘术,但是在疾风之力的作用下,白羽一时没想到我速度瞬间暴增,一下手居然抓空了。本来白羽还想冲上来,我一句话开口,白羽脸色阴冷无比,却最终停了下来。

    “鬼使大人!”我见白羽停下来,便轻哼开口道:“好一句今天解了毒事情就算结了。先不说今天这客栈里这么多厉鬼。就说当日在第一地狱关,令妹在客栈里半夜对我下手,如果不是我及时反应过了,当天晚上我恐怕已经尸骨无存了。再说后面在阴尸林外,如若不是我机缘巧合施展出巫咒,外加上有修罗鬼使秦瑜明相助,恐怕当时也尸骨无存了。再说,在阴山之下,当日你对我突然出手,如若不是严老鬼劝住了你,恐怕我现在同样生不如死。这一而再,在三得对我下手,我还没开口追究,你却是一句解了毒事情就算结了,你当我天巫圣女,真那么好欺负吗?”

    客栈正厅里响彻着我的话语,在场厉鬼静寂无声,显然谁也没想到今日不是白羽和我算账,而却是我打算和他算账。

    羽妖阴冷得看着我,咬牙切齿道:“贱人,本来我只是想自己独自享用你。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今天我就在场厉鬼,将你这个贱人活生生蹂躏而死。”

    还嘴硬!

    我冷哼一声,看向羽妖冷漠道:“羽妖,何必说狠话。先别说你这些鬼能不能拿下我,就算拿下我又如何?普天之下,天香镇魂散的毒除了我以外,无人可解。你就算留我下来,只要我不愿意,你又能对我如何?莫非?你愿意陪着我一起死?”

    “一起死就一起死!哥,给我杀了她,我要和她同归于尽!”羽妖怒叫一声,刚想起身,却是脚下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她一身鬼气在天香镇魂散的压制下,已然全废,连冤鬼都不如,此刻她想发作,自然毫无意义。

    白羽一直阴冷得看着我,此刻终于上前一步扶住了羽妖开口道:“好一个天巫圣女!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再纠缠多少也无意义,你到底怎么才肯给我妹妹解毒?”

    “解毒?自己带着诚意来白记客栈找我吧。”我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出了客栈,而在场厉鬼瞬间起身,却被白羽止住了。

    走至门口,我看着先前带着我们过来的鬼卒,此刻那鬼卒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只是轻瞥了一眼,对李若冰道:“若冰,掌嘴,打到你满意为止!”

第一百二十四章 缘分断了

    啪!

    清脆的声音在轿子后面响起,直到我离开了九泉客栈许久,后面的李若冰才轻笑着快步跟了上来。

    “圣女!刚才你走了以后,有许多厉鬼想追出来,却被白羽拦住了。看情形,那些厉鬼并非和白羽鬼使一路的。”李若冰在轿子外面轻声回道。

    我留下李若冰抽几巴掌的用意也是如此。

    刚才进入九泉客栈之中。周围的许多厉鬼就已经准备动手,却一直在看白羽的脸色,似乎都在等我将羽妖身上的天香镇魂散解开之后才会动手。

    而凭借白羽鬼使的身份,虽然也能请得了如此多的厉鬼对付我,可是如果真是他打算下手,根本不需要如此小题大做安排这么多人,更何况里面还有勉强踏入鬼王境的那种存在。

    在我修炼了天衍术之后,如此简单的事情放在眼前一目了然,自然能够看得一清二楚。这些厉鬼恐怕也是听了外面的传言,所以想借此机会将我拿下,取得我身上的天衍门三篇秘术。

    三篇秘术,居然有人开价一百灵石。这么多灵石,纵然我那日在三生窟的石室中也没得到如此之多,自然是人是鬼都会起贪念。

    当铺。

    门口接待我们的带着面具的女子见到我,直接将我领进了二楼。

    二楼之上,林南依旧坐在桌前。看着竹简,而一旁红衣鬼王叶瑾轩如同侍女一般帮着林南寻找着竹简,本来柔情无比的面容在见到我的那一刻,瞬间冷漠了下来。

    “小茹!”林南看着我,又看向一旁的叶瑾轩对我点头笑道:“刚才我听说你去九泉客栈了,我特地让红衣过去看看你。”

    如同我所料,将消息传到,只要叶瑾轩在这个地方,不用林南说,叶瑾轩也会去九泉客栈保我出来。这也只是我留下的一道后手而已,却没想到的是,白羽居然真能忍下来,看来这羽妖的小命对他们羽衣族还是挺重要的。

    叶瑾轩站在林南一旁冷声道:“居然敢当着白羽的面出手。我不知道该说你不知道天高地厚,还是胆子真大了几分。不过别以为你不怕白羽,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你觉得此时此刻跟我说这些话合适吗?”我慢慢取下面具,抬眼看向了一旁的叶瑾轩。

    林南见到我们斗嘴,脸色纠结万分。此刻叶瑾轩被我一句点醒,瞬间明白了我的意思。只是冷哼一声转过了身去,不在多言。土私坑圾。

    的确不是合适的时候,先别说我要给林南解毒。就说当着林南的面,叶瑾轩就不该如此挤兑我。其实,我心里明白我和林南的缘分应该算是断了。随着我的实力提升,天巫圣女记忆的裂痕也慢慢修复了许多。根据前世天巫圣女的记忆,她在成为天巫圣女之后也是在鬼界见过林南一两次的,只是两人最终没有能再走到一起。

    而根据前世天巫圣女的记忆,似乎我和林南的缘分每一世都是在结过婚之后便会缘尽,在后面无论发生什么事,不管如何交集,都不会在一起。

    林南和林南天到底什么关系,我还没弄清楚。我只是有种感觉我似乎只和林南有夫妻之名,而和林南天之间的命运却是刻苦铭心的爱情。

    缘分断了,我强求无用,我也没有打算非要做坏事在林南和叶瑾轩之间插上一脚,所以我才提醒了叶瑾轩一句,让她不要当着林南的面挤兑我。至少。在阳间我和林南拜堂成亲过,甚至一起赤裸得面对过,哪怕最后没有真正的夫妻之实,但是感情还是有的。如果她一直在林南面前挤兑我,最后无非只是让林南夹在中间难受,最终离她越来越远而已。

    “我们解毒吧。”我取出一个个药品,远转天地元气凝聚出巫咒,直接打入了林南的体内,随后又叮嘱道:“解药会慢慢恢复你的身体,恐怕还得两个时辰才会完全恢复。”

    天香镇魂散,林南也是知道的。林南微微点头,又突然对我道:“我听说你这次在三生窟收获不错,不过最近又遇到一些麻烦?”

    麻烦!

    的确很多麻烦。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被一群人盯上了,我应该可以自己解决。”我轻声回应着,又对林南问道:“对了。上次你教我的阎罗鬼契,有没有解除的办法?”

    我提到阎罗鬼契,叶瑾轩明轩转过了头,看着林南拧起了眉头。林南只是轻笑了一下,疑惑对我问道:“怎么了?虿鬼其实并不多见,你能收这么一个万虫之鬼在你手下,以后会有不小的用处。如果你让他修炼到阎罗之境,就算遇见普通的鬼仙,也未必能拿它有办法。难道你还想和他解除契约?”

    “你奴役了虿鬼!”叶瑾轩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虿鬼!

    叶瑾轩居然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难道虿鬼真有那么好?不过是一个万虫之鬼,连看见我的黑棂都躲得远远的,似乎生怕被一口吞了一样。

    我没有理会叶瑾轩,也没打算和林南说秦瑜明的事只是直接道:“有了契约之法,我总要知道怎么解除啊。如果哪一天我对某个鬼使用了鬼契,又不想他跟着我了呢。我总不能直接杀了他啊。”

    “解除当然有办法。”林南直接取出一枚竹签,在上面写下了接触的法咒,同时对我道:“解除契约的方法在这里,不过契约解除之后会对虿鬼形成反噬,他的修为会瞬间下降一个层次。所以这个阎罗鬼契缔结之后,最好的办法,便是让虿鬼修炼到鬼仙之境,那样契约便会自动消散了。”

    强行解除契约居然会让虿鬼修为境界掉一个层次。

    我微微点头,心里却犹豫了,秦瑜明此刻也不知道从没从三生窟里出来,如果他好不容易踏入鬼王境界,到时候再因为鬼契的原因,又变成厉鬼,那这次千辛万苦得去三生窟,不都白费了。

    “谢谢!”我有些心不在焉得将竹简收了起来,随后起身对林南道:“现在毒已经解了,我就先回去了。”

    才见林南一面,我此刻又准备走了。我看着林南缓缓起身,眼神中的情绪,最终压抑住自己内心的纠结,转身便走向了门口,就在我准备推门而出的时候,又顿了一下对叶瑾轩道:“鬼王大人,可否送我一程?”

    “送你!”叶瑾轩轻拧眉头,看着我,最终点头道:“好吧!”

    我轻笑着,在前面走着,下了楼梯,在走出当铺之后,我并没有直接上轿子,而是站在一旁山坡上远远得看着远处街道的景色。

    “有什么话,就说吧!”叶瑾轩声音冷漠,在我身后开口道。

    我也没转身,只是轻笑了一句道:“你何必跟我斗气,如果你真想和林南在一起,就应该想明白,我不会是你和他之间的障碍。也许我和林南还会见面,但是我们的缘分其实在他死的那一刻就已经断了。”

    断了!

    前面多少世都是如此,每当林南死去的那一刻,我们的一世缘分便已经断了。

    “他跟我说过,我心里也知道,其实你们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叶瑾轩的声音缓和了几分,深叹了一口气对我倾诉道:“可是你不明白,我看到你就会想到当日在婚礼上的场景。我知道,林南哥哥他的确心里想给我一份公平的爱情,一份公平的婚姻。可是那天他就是逃避了,他是因为你的存在逃避的,每当我见到你就会想到林南哥哥那天逃避的神情,我没办法恨他,我只能将所有的恨强加在你身上。”

    我缓缓转身,轻叹道:“或许吧,如果真的恨我比很他好,我也可以认了。但是你真的认为那天林南如果没拒绝你,你的内心就会满足吗?或许那日他真的和你拜堂成亲了,可是那样同样也会在他心里留下一个结,一个永远的死结,恐怕知道林南再一次转世,他也未必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喜欢你,甚至他会迷茫自己为什么会娶了你,到时候你难道不会有更多的悔恨吗?”

    “我知道!我明白了!如果你只是想说这些,我就回去了!”叶瑾轩压抑着内心的不甘心,如同一个小女人一般转身就走,同时口中又对我呢喃了一句:“谢谢!我知道我们不应该是敌人。”

    我看着叶瑾轩的背影,此刻她只是一个受情所困的小女人而已,其实很多事她心里都明白,只是她不想去面对,也不愿意娶面对。而我只是提醒了她内心该要注意的东西而已。

    缘分断了,便断了。

    我坐在轿子上,想着林南天还有小溪,虽然在五行木灵阵里,林南天传话给我,但是算起来也有些时日没有见到他们了,或许是该快点解决眼前的事,见见小溪了。

    回到白记裁缝铺,正值半夜鬼门大开之时,一个黑衣女子的身影站在白记裁缝铺内。

    “主母!”宫越在见到我从轿子上走下之后,瞬间恭敬行礼,同时开口道:“空灵石和圣灵石我给你带回来了。还有大人说,如果这边事解决了,就让你回上海,他有话对你说。”

第一百二十五 金针银针

    林南天这家伙会要主动见我,也不知道什么事,不过根据那家伙脾气,恐怕见到我也不会是好事。如果按照我平时脾气,自己男人敢给我脸色看,我早就一巴掌抽过去。一脚踩过去了。

    可是,面对林南天,我真没办法。先不说前世我背叛了他,他生我气也是理所应当,就算是今世现在的实力,我依旧不如他,想动手也是自讨苦吃。不过,上海那个病秧子,我一想到林南天在上海的身体连普通人都不如,顿时心里出现了无数个整人的恶毒计划。

    算了,终究是前世欠他的。

    “这里的事快解决得差不多了,等过几天我们就回去。”我点着头,从宫越手里接过空灵石和圣灵石,随后带着宫越和李若冰进了后院的屋子。

    我看着眼前一个透明的灵石和一颗里面闪烁着星辰光芒的灵石,心中不禁感叹。这两颗灵石,空灵石其实还算好。圣灵石最为难找,没想到林南天那里都能找到。

    宫越进了屋子,又对我恭敬道:“主母,其实雷灵石相对于圣灵石和空灵石并不算珍贵,只是冥界之中并不出产灵石,所以我们需要想办法跟其它势力交换。至于,血灵石,此物和圣灵石一样稀有,宫越也已经派人去打听,只要有消息,一定会帮主母获得的。”

    我心里明白,只要真有雷灵石和血灵石出现,宫越一定会命人买下来。再则。我也知道了自己现在在冥人心目中的地位,恐怕那里知道我需要这两枚灵石,肯定会全力搜寻的。土私讨亡。

    “若冰!那几颗三生石你看了吗?都是什么传承?”我将两颗灵石放在怀里,又对一旁若冰问道:“里面有适合我的吗?最好是剑法和身法的传承。”

    李若冰愣了一下,转身走向一旁书桌上翻找着,拿出一份清单交到我手中道:“清单前些日子就整理好了。那日想给圣女看,却是后来因为圣女修炼,便放下了。银色圣灵石的传承都并不怎么样,至于那六颗金色,里面有一个身法传承,不过这个传承却是妖族使用的。剑法传承没有。不过却有一个针法传承,正适合圣女使用。”

    妖族的身法传承和阵法传承?

    “把针法传承的金色三生石给我看看。”我又看向宫越和李若冰道:“三生石都是我从三生窟里得来的,你们也看看吧。如果有是和自己修炼的传承秘术,也随意使用,多余的交由黑白商会拍卖了也可以。”

    李若冰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我道:“圣女,你是要找身法传承的秘术吗?后天在丰都鬼城里就有一次拍卖会,是一家鬼界的商会主办的,我们黑白商会也提供了一些货物拍卖,所以得到了一份邀请函。如果圣女想要好东西,或许可以去那看看,说不定能够见到雷灵石和血灵石也是有可能的。”

    拍卖会?

    “那你安排一下吧。到时候我去看看。”我交代完之后,宫越和李若冰便没再打扰我。直接退出了房间。

    圣灵石和空灵石。

    其实,在众多一元阵法之中,我最想凝聚的便是一元空间阵。这个阵法对修炼没什么用处,对攻击也没什么用处,却是有一个让人完全无法拒绝的作用,那便是可以独自在本命阵盘中开辟一个独立的空间,然后阵师可以将身边的东西收进空间内。

    这个空间的大小和阵师的本命阵盘有关系,根据我此刻一元阵师的本命阵盘大小,创建的一元空间阵大约能够开辟出一个十平方米的空间,这个空间随按不算大,但是收一些贴身物品和兵器,以及药物却是足够了。而更重要的是,在里面东西,我可以随心所欲取出来,只要我将药品放在其中,就再也不用担心掉落,有东西放在里面,除非我身死,本命阵盘连同空间破碎,否则根本不会被人抢走。

    “下次出门总算不需要大包小包了。”我看着圣灵石和空灵石,却是当先先开始祭炼起圣灵石来。

    空灵石可以开辟一个空间,而十绝帝君传给我的一元幻时阵,却是能够控制自身周围时间的流速。而当日我们在那片沙漠之中,差点干渴而死,就是十绝帝君的时间大阵发生了效果,致使烈日不落。

    虽然,才激活一元幻时阵只能控制自身流速不过0.5倍左右的差距,但是两秒可以当做三秒来用,却对修炼也有极大的帮助。

    圣灵石落入手中,法门运转,在里面时间能量进入身体的那一刻,我就感觉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一般。圣灵石在手中不断融化,化作能量进入我体内。我引导着这股能量,感受着周围静止的世界,很快一个阵眼便落在了本命阵盘之上。

    阵眼落下,我开始篆刻阵盘。一元法阵阵纹九道,一元道阵阵纹有十八道,而一元幻时阵和一元空间阵都属于古阵,需要篆刻三十六道阵纹。

    阵纹篆刻极其消耗精力,此刻我也渐渐感觉到了十绝篇的修炼有多么简单。一元古阵便是三十六道阵纹,再往上高级的阵法,如果是两仪古阵那便是七十二道,如果是三才古阵,那却便是两百一十六道,如果是四象古阵便是八百六十四道。

    一个三才古镇由三道两仪古阵的阵纹组成,一道四象古阵有四道三才古阵的阵纹组成,也就是说,如果到九宫那便是一千三百灵六万的阵纹!

    我用天衍术默默继续按着,顿是陷入死寂当中。根据十绝天阵的要求,十绝天阵是由十个属性的九宫大阵组成的,如果我这十个大阵都是古阵,便是要篆刻上亿道阵纹,如果是仙阵,或者是更高的九宫天阵。

    算到这里,我慌忙打消了内心恐怖的念头。这种事不能算,只有一步步修炼才是正途,否则光是目前的计算,为了修炼这十绝天阵的本命阵盘,恐怕别说我两百年的寿命了,能够两千年修炼完就不错了。当然,算是这么算,等到我实力提升,篆刻阵纹速度也会飞速提升,自然不会真如同现在一步步篆刻了。

    半天时间,我终于将一元幻时阵和一元空间阵篆刻完毕,小心翼翼,却是一步没错。我直接手一伸,便将面前的一个杯子收进了手中,在空间元气包裹杯子之后,杯子果然不见了。

    随着我空间元气再次释放,心念一转,杯子随即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好东西。怪不得十绝帝君将这个阵法作为最基础的阵法,有了一元空间阵倒是真省不少麻烦。”我心里感叹着,将随身需要带的东西通通装入了本命阵盘的空间里,只留下了一枚金色三生石。

    有了本名阵盘,其实符咒的攻击手段我已经不需要了,只是符咒的其它奇异效果,我还是需要留着。所以我也没着急看先前那枚符咒传承的三生石。至于炼丹传承的三生石,那东西需要花费时间很多,虽然药材我都认识,但是真要炼丹并非一日之功,我此刻也没时间学习。

    面前这颗,便是针法传承。

    我将三生石放在手心,远转一缕天地元气感应着三生石内的传承。顿时一篇秘术法门出现在我的神识之中,根绝里面的介绍,这套针法似乎是一个名为桃花坞的门派的金针银针之术。

    金银阵法。

    金针夺命,却和我的凝血针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这套夺命阵法里面的讲解却是由弱到强,应有尽有。有可以让人失去战斗力的针法,有让人失去知觉的针法,还有限制人实力的针法,当然最终的针法依旧是夺命,甚至可以让人生不如死的那种。

    而银针救人,却和我前世天巫圣女学习的巫蛊之术也有类似,只是这针法更为玄妙,居然可以通过施针者的元气帮助人迅速恢复伤口和祛除体内毒素,而最终的法门甚至可以让命悬一线的伤者短时间内完全康复。

    “这针法倒也奇妙,只是这最后救人的法门似乎还不齐全,恐怕这修炼之人也没有修炼到最后。否则仅仅是这命悬一线也可救人的方法,恐怕这枚三生石会完全转变为红色。”我感叹着,根绝我最后对三生窟的了解,里面是有极其罕见的红色三生石和紫色三生石的。

    不过,紫色三生石似乎是十绝帝君留在十绝天阶上的幌子,最高等级的三生石应该是红色而已,只可惜那日我在三生窟里没有得到,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进去。

    “针法不错,修炼了它,倒是攻防一体!”我显露出一丝笑意,远转法门,将金色三生石里的传承完全吸收,所有的针法传承都进入了大脑之中。

    我盘坐在床上运转一元金行阵,手一张开,一根金针便出现在我手中。修炼桃花坞的金针银针之术,最大的限制便是需要带着针,特别金针对敌,消耗极快。可是我却有了一元金行阵,这一点却对我没了限制,此刻我唯一需要的就是慢慢利用前世天巫圣女对穴道的记忆,然后尽快熟练施针的手法。

    叮!

    金针破空而出,直接射入了墙体之中,随后在我的念力之下,瞬间转化为金行元气,消失在墙壁中。

    “圣女!白羽鬼使求见!”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李若冰的声音。

    白羽来了,我轻叹一口气,取出面具带在脸上。白羽来了,自然也是谈判的时间到了,这次我倒要看看他能拿出多少诚意来,让我帮他妹妹解毒。

陪伴,才是最深的相爱  情人无泪(26-30)
相思骨(116-120)  当爱,成为一种习惯
情人无泪(21-25)  相思骨(111-115)
真心爱了, 才会胡思乱想  情人无泪(16-20)

    【目 录】   

我是会员:会员投稿        我不是会员:匿名投稿

最新更新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神童故事》
《恨煞》
《孪生》
《胭脂》
《喜宝》
《嘘——》
《洁如新》
《爱情慢慢杀死你》
《德芬郡奶油》
《画皮》
《你的素心》
《掰》
《我俩不是朋友》
《红楼梦魇》
《都市的人生》
《经典散文集》
《连环套》
《十八春》
《怨女》
点击排行
神童故事(2055)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808)
草房子(173118)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120677)
青铜葵花(97111)
三国演义(92683)
平凡的世界(86399)
红岩(66766)
苏菲的世界(59864)
小小说精选(57562)
水浒传(54088)
安娜·卡列尼娜(53761)
脑筋急转弯(50917)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49565)
古典诗词名篇鉴赏朗读(47960)
培根随笔(47530)
圣经故事(46974)
幽默笑话(39553)
红楼梦(38274)
格列佛游记(37885)
设为首页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蜀ICP备14029477号-3 Copyright©2008-2016 青少年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